《变5》里这项贵族运动,把唐朝皇帝都整死好几个

  • 时间:
  • 浏览:209

  

  

  1

  稀烂到底的变形金刚5究竟有什么魔力,能支撑一个逢电影就睡着的人,一眼不眨地盯完首映呢?

  为了看女主啊!

  地球危机临近,人类和霸天虎们勾搭到了一起,威震天黑化未归,汽车人集体躲在垃圾场躲避风雨,只有身姿曼妙的女主,闪动着蓝色的眼球,穿着POLO衫,骑上快马,挥着球棒,肆意奔驰在牛津草坪的马球场上,进球后再跟队友斗上两句嘴,好像牛津校门外的一切危机,都与她无关。

  

  即使变5一烂到底,彻底变成收钱工具,这一幕,也是电影里为数不多,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片段了,美女加赛马的靓图,任谁都会多看一眼的。

  不过,相比女主身上的英伦贵族气质和曼妙身姿,她胯下的赛马和手中的球棒,更吸引我注意力。

  

  电影没下映,马球图找不到,只能帮你们找另外的球图看看了

  2

  马球,简单讲,就是用马球杆击球入门的一项体育活动。

  有人说马球是让人热血沸腾的运动,也是世界上最难的运动之一。的确,世界上除了阿根廷人以外只有相对少数人才有机会接触到这项运动,名贵宝马、奢侈场地、身份象征,只要这三项,就足够把全世界99.99%的人排除在外了。

  据统计,德国马球手有350人左右,法国有200人左右,全亚洲有150人左右,中国,50人以内。

  

  虽然比起他国,中国略显弱鸡,但在1000多年前,中国才是名副其实的马球大国。

  关于马球的起源,至今没有定论,有相传唐初由波斯(伊朗)传入国内,称为“波罗球”,后来才传入蒙古,一直在国内延续到现在。也有人说,马球是古代中国人自己创造的,中国古代的击鞠、击毬,打毬就是马球运动。

  在中国的古代文献中,“击鞠”一词最早出现在三国时曹植的《名都篇》中,“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来尽情赞扬击鞠人技艺的炉火纯青。而《名都篇》出现在曹丕当皇帝不久,所以这样看来,马球在东汉末就已经成点气候了。

  

  直到唐朝,马球到了“chinese hot”的程度。

  在《唐语林》里有段话,“大家年纪不为小,圣体又重,倘马力既极,以至颠踬,天下何望!何不看女婿等与诸色人为之?如人对食盘,口眼俱饱,此为乐耳!”

  这段话,绝不是形容范冰冰的杨贵妃和黎明的唐明皇在马上翻云覆雨,高潮迭起,艺压群雄的戏码的,而是伶官黄幡绰让唐明皇保重龙体,少打些马球,以国事为重的忠贞谏言。

  

  因为,马球在唐朝皇室里实在太火了,以至于到了威逼国运的程度。

  如今保存在故宫博物院里的《便桥会盟图》,有一个专门描绘唐、突厥两国进行马球比赛的场面。画面以唐太宗李世民与突厥可汗颉利,在武德九年(626年) 于长安城西渭水便桥会盟之事实为背景,画中,数名骑士策马持杖争击一球,场面热烈壮观。

  在那时,马球成了皇室贵族最喜欢的运动,没有之一,全国上下球场林立,打球成风,因此得到了皇室的大力倡导,马球运动进入了在国内的鼎盛时期。唐朝皇帝里,19位皇帝,11位深爱这项运动,其中两位还不幸丧命。

  据《资治通鉴》记载,唐高宗执政时,听说吐蕃人喜欢马球比赛,心中好奇,便命令部下表演给自己看,一批在长安做生意的胡人听说此事,便天天去宫城门楼下表演马球,希望得到高宗的青睐。高宗见到后,不想让自己的爱好影响民间风气,便将宫中的马球焚毁,作为警戒。

  

  但其他皇帝,在马球上就没这么高的觉悟了。

  这一举动也没有阻止马球在唐皇室的风靡。高宗的儿子,后来的唐中宗李显,就曾多次组织、观赏马球比赛,让这项风气传遍长安城。《资治通鉴》在说到中宗时,曾特别提出“上好击球,由此通俗相尚”,将马球的风潮完全归结在皇帝身上。

  唐玄宗李隆基绝对算铁杆球迷,唐人封演所写的《封氏闻见记》中记载了李隆基24岁时参加的一次和吐蕃的马球赛,那时,中宗当政,隆基还是临淄王。唐王朝数次交手失败后,隆基登场,他带着亲王李邕和两个女婿杨慎交、武延秀出场,以四人之力对抗吐蕃十人,往来奔驰如风回电激,挥动球杖,所向无敌,连连洞穿对手大门,大获全胜,为唐王朝第一次外交球赛赢得了胜利,使得唐中宗大喜。

  

  712年,唐玄宗元年,隆基终于上位,可球瘾却丝毫不减当年,以至于几乎到了不理朝政的地步,《题明皇打球图诗》中说:“宫殿千门白昼开,三郎沉醉打球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明日应无谏疏来。”天宝六年,唐玄宗登基35年后,又颁诏规定军队须练马球,由此马球与军事体育开始结缘。

  到了晚年,隆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和杨贵妃离开长安,去骊山温泉度假,为了度假时也能玩儿到马球,他在天宝六年(747年)时颁布了一道诏书,命令在骊山修建一座马球场,以便自己可以随时接触到马球。

  

  唐玄宗以后,穆宗李恒也是个超级球迷,后因打球受伤丧命。穆宗死了,敬宗李湛继位,对马球的迷恋有增无减,从各地找来一些马秋手,不分昼夜地打球,不理朝政。以至于,敬宗和马球将苏佐明等28个人一起喝酒时,被苏佐明杀掉,年仅18岁。

  唐僖宗后来甚至把马球胜负作为决定官员任命的标准。有一年,西川节度使的位置空缺下来,备受恩宠的宦官田令孜抢抓机遇,一下子向让呆头呆脑的唐僖宗推荐了陈敬瑄、杨师立等四个亲信。唐僖宗不知选谁好,就干脆来了个凭“球技”决定。他让四个人都打马球,凭输赢定夺。结果,一场马球下来,陈敬瑄拔得头筹,唐僖宗当即下诏,把四川节度使的位置给了他,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击球赌三川”。

  

  其实,在唐僖宗之前,唐武宗就已经开创凭马球球技提拔官员的先河了,《新唐书·周宝传》中说,军人周宝虽然屡立战功,但就是得不到升迁。他探得唐武宗喜欢马球的信息后,就拼命练打马球。直到把一只眼都打瞎了,终赢来一次在皇帝跟前表现的机会,真是“功夫不负打球人”,他的球技果然被唐武宗看中,很快就被提升为“金吾将军”。

  僖宗还曾对身边的伶人吹嘘,如果把马球也列为进士考试的一项,自己一定可以考上状元。

  最荒诞的是,唐昭宗被朱全忠逼出长安,六军溃散,生死不保时,还把十几个马球手带在身边不离左右。

  

  3

  虽然能参与马球的人非富即贵,很少有一般平民参加,但有一个群体,生在唐王朝,命中注定,自己要和马球生死相随,就是军人。而军人,往往会被当作政治工具加以利用。

  在中国古代,体育运动常常和军事训练结合起来,在马球盛行之前,蹴鞠就是典型代表。但北朝以后,随着骑兵作战的日益普及,蹴鞠就不能满足骑兵训练的需要,马球,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

  

  唐代军队里,最早流行马球的是内府禁军,这些禁军长期驻扎在长安皇宫周围,担任防卫工作,属于皇帝的私人军队,而他们,往往又是开国功臣的子弟,家境优良,很小时就学习骑射,而且朝廷还会挑选良马,给他们使用,硬件设施一拥俱全,再加上中宗后各位皇帝的大力支持,这批禁军士兵就变成最早的马球爱好者,还因为住得和皇帝近,也常常陪伴在皇帝身边,充当球友。安史之乱后,各地部队叛乱众多,皇帝不再相信武将,开始把内府禁军交给身边亲信宦官来掌管,神策军就是势力最强大的一个分支。

  宦官控制皇帝的手段中,马球就是重要一项,神策军就是重要的参与者。宦官掌权后,神策军将士陪皇帝打球越多,他们就越容易控制皇帝,中唐著名宦官仇士良,曾于文宗、武宗朝呼风唤雨,一手制造屠杀大臣的“甘露之变”,他在告老还乡时曾得意地向送行的宦官传授控制皇帝的经验——“日以球猎声色蛊其心”,才能将“恩泽权力”牢牢抓在自己手里。仇士良话中的“球”,指的自然就是马球了。

  而上面说的“击球赌三川”,也是典型的例子。

  

  4

  《旧唐书·郭英义传》记载:“聚女骑驴击球,制钏驴鞍,及渚服用,皆侈靡装饰,日费数万,以为笑乐。”郭英义当时是剑南节度使,由此可见,唐朝宫廷也出现了女子打马球的现象。只不过当时女子骑的是驴而不是马,简称“驴鞠”,而且,每天要花数万钱,以求节度使开心。

  

  到后来五代时,皇宫中打马球就成了宫女们的主要娱乐活动之一了,前蜀后主王衍在宫苑内专门养了数百匹好马,用来进行马球比赛,对其中几匹还特别取了美如画的名字,比如,“锦地龙”、“掠地云”、“雪面娘”、“天花落”等等。王衍还将嫔妃和宫女组成的女子马球队,与自己担任队长的男子马球队进行较量,在宫廷内举行男女混合马球赛。

  据说举行马球赛时很讲究,会在比赛前进行若干准备工作,比如在球场的画廊前搭建休息用的帐篷,命令乐队奏乐,钦点队员名单等,而且比赛过程中,也有些不成文的规矩,比如沿袭唐代宫廷马球比赛的规矩,凡是有皇帝参加的比赛,宫女和嫔妃们组成的女子队不抢头筹,把头筹的机会由皇帝来取得。

  

  到北宋时,宫廷女子马球的风头更甚了。北宋宫廷女子马球队不仅在乘骑上和服饰上的条件都更为优越了而且球场也装修得更为豪华了,当时的球场甚至已用到绿茵场地。

  每年春天,在东京城新郑门外金明池,宫廷女子马球队都要进行汇报表演,“百艺之王”宋徽宗时,马球有了更突破的发展。贵妃崔修仪曾组建了一只女子马球队,亲任队长,《宫词》赞美崔修仪说“巧学男儿岂娇羞,玉鞍初跨柳腰柔。半空彩杖翻残月,一点绯球迸电流。”崔修仪身轻如燕,腰柔如柳,化身场上灵魂人物。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也有记载:说宋徽宗还亲自为贵妃崔修仪组建的这支女子马球队挑选人员,指导训练。而且,崔修仪女子马球队在装束上也很特别,一律仿男子装束,服饰华丽,马匹雄骏,使用汴京最好的比赛场地。连球门很是豪华,门高一丈有余,顶尖刻有金龙,下部设石莲花座,加以彩饰。

  

  两队人数给十六人,一队着黄衣,另一队着绿衣,有裁判。比赛开始时教坊乐队奏《凉州曲》,胜者唱筹以插旗记分。宫女们个个英姿飒爽,很有气魄,男女混战也变成人们最喜欢看的赛事。

  但在这些豪华气派的马球场上,漂亮的宫女们骑上骏马,学打马球,皇帝还在看台上当着忠实观众,在马球竞技性和观赏性的背后,马球其实是皇室休闲娱乐,皇宫门内女性们表演争宠的利器。

  

  5

  但很遗憾,在中国古代史上红极一时,演绎了各种各样故事的马球,到清朝后期就慢慢消失了,以至于现在,国内不得不从英国、阿根廷引进马球,由此变成国内最奢侈的运动项目之一,中国马球设备最好的天津环亚国际马球会的会费门槛就高达100万,这还不包括马球选手需要养育6到8匹品种优良的温血马来和比赛的巡数保持一致。

  但和古代一样的是,这依旧是达官贵族的专属运动。就在天津马球会开幕那天,人群中能发现不少低调富豪和富二代的身影,加入这个马球会还将获得许多高附加值的服务,马球会将邀请会员畅享马球会设在其他城市的奢华服务设施,例如作为超级VIP观看F1比赛,到苏格兰远征狩猎,获得米兰时装周前排座位门票,安排世界各地的私人喷气式飞机和游艇提供专属服务等等。马球会负责人说:“马球是一种贵族生活的体验,身为会员将会尊享这种王室生活。”

  

  【END】

  

  欢迎关注有马体育微信公众号ID:youmatiyu

猜你喜欢